警告: 以下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 擁抱 BEYOND 歲月 :::
葉世榮
 
Wing Yip
 
 
鼓 / 主唱
 
1963年8月19日香港
 

         

音樂
葉世榮

我讀幼稚園的時候,已經對音樂很有感覺。例如在唱遊課中學會了某些歌,便會牢牢記著, 無論是下課回家途中又或是在家裡,也不忘哼起來。在電視上看到有人打鼓,我又會把面盆、餅罐等器皿放到面前敲擊,並配合著節奏唱起從學校學回來的歌曲,直至母親發現了,才羞怯地停止。

到了小學,我仍然喜歡音樂課,還對節奏產生更濃厚的興趣,猶記得學校隔鄰曾經是一個地盤,每天都會聽到打椿機的聲音。那時侯我會在課室堸等掑暽琚A完全置身於打椿機的隆然巨響中。當這個重型機器一下一下敲著,我便會在心堶p算每一下撞擊相距的時間,並暗地埵P步和應著這種機械式的聲音。直至後來我才懂得這喚作節奏感,並要感謝那些日子讓我在體內建立了一種時計式的運動,因為這對日後玩音樂有著重要的意義。

收音機也是自己年少時期接觸音樂的重要媒介,它讓我認識了不少流行音樂,包括英文歌及中文歌。至於真正接觸搖擺音樂,則是透過中學時代結識的一位同學,他的名字叫林廣培(Peter Lam),後來在BEYOND於89年舉行的音樂會中,他亦有幫忙彈奏鍵琴。當他播放Deep Purple給我聆聽的時候,我深深受樂隊的豐富節奏感吸引,而那些「Jar Jar 聲」的結他亦令我感到十分新鮮。之後我陸續接觸了其他搖擺樂隊,例如Pink Floyd、Yes、Led Zeppelin、Queen等,主要都是來自英國方面的。直至今天,Deep Purple的Machine Head大碟仍然是我最為心愛的唱片。

十二歲的時候,我用零用錢買了自己生命裡第一張唱片,那是女歌手杜麗莎的妹妹Charing Carpio的個人英語專集。我知道Charing除了唱歌外,也懂得演奏低音結他,而我買這張唱片的原因,是因為很喜歡她在唱片中演繹了The Beatles的Drive My Car的版本。還記得當時市面上也很流行翻版的卡式盒帶,所以我擁有的第一盒卡式帶就是那些甚麼雜錦Hit Songs的翻版錄音。

同年我亦開始跟林廣培玩起音樂來。其實他自幼便有學習鋼琴,後來又彈起木結他,但個我跑到他的家裡作客時,他會演奏Elton John的名曲,並且教導我彈奏木結他。不久他更將興趣轉移到電結他身上,而由於我對打鼓的興趣日見濃厚,便跟他提起組成樂隊。到了中二階段,我和Peter認識了鄰班一位元同學,知道他懂得玩奏低音結他後,便正式組成了一隊三人樂隊,還常常跑到港島的國際琴行租Band房練習。

雖說中學時代自己已當上鼓手,但關於打鼓的技巧,我都是自學的。除了從唱片偷師外,我 也會留意電視播放的音樂節目。觀察鼓手們的演出。玩了音樂一段時間,認識的朋友多了,便常請教一些技術比我出色的鼓手,從中學習打鼓的要訣。

早年我並沒有屬於自己的一套鼓,只以木箱和餅罐代替。不過家人見我這樣熱心,便跟我約定 ,如果考試取得好成績,便送我一套鼓,結果就在中二那年,我的願望達成了。記憶中那套鼓價值四百元,雖然頗為殘舊,但我已經感到十分滿足,快樂。事實上家人並沒有干涉我的興趣,因為他們情願我留在家堨晶炕A也不希望我隨便走到街上遊玩。

其實我第一件接觸的樂器並不是鼓。小學時候,爸爸曾教我吹口琴,而到了剛踏入中學的歲月,我也嘗試學習小提琴。記得當年學校有一些音樂活動供同學們參與,例如號角隊,銀樂隊及其他樂器班,而當我從老師口中得知小提琴是樂器之后,便很有興趣一試。可惜學了一段時間後,仍然拉得不怎麼好,因為小提琴很細小,只要手指移動少許,音便會不準,甚至走音,所以時常拉到似「湯雞」,未幾就放棄了。另外我也曾在銀樂隊任鼓手,但不久便發現那根本不是想像般有趣,所以還是退出了銀樂隊,專心跟同學組樂隊去了。


BEYOND
葉世榮

把樂隊命名為Beyond的這個人﹐是我們的第一代結他手William Tang(鄧煒謙)。 對此我會說他頗有「諗頭」﹐因為這跟我們當年玩音樂的出發甚為貼切。首先當然是我們所玩奏的音樂比較另類﹐或許今天說喜歡Pink Floyd、Yes、Rush等樂隊並不稀奇﹐但當年我們這些心頭好卻給人古靈精怪的感覺。而在我們的年代﹐其他本地樂隊會翻玩人家的作品﹐然而BEYOND卻愛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所以把樂隊喚作BEYOND實有著超越一般樂隊所涉足的音樂領域之意。不過話雖如此﹐在未正式組成BEYOND之前﹐我們亦曾跟其他樂隊一樣﹐翻玩人家的音樂﹐只是人總會成長﹐到了一個階段﹐我們都覺得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BEYOND不算是要超越他人﹐也有超越自己的意義。

當初自己並沒有想過BEYOND會是一份做了十多年的職業﹐那時我們純粹是幾個喜歡音樂的人﹐希望能創作出好的音樂而已。我們最關心的是在音樂方面能否有好的發揮﹐令到身邊其他樂隊認識到我們﹐並且會尊敬我們玩音樂的精神。所以在地下的日子自己也不曾有半點怨言﹐更有遑論有出版唱片的念頭。既然我們的現場演出得到人們的支持﹐又自資出版過卡式帶﹐就已經很滿足。人們常常說BEYOND怎樣偉大﹐我倒沒有這個感覺。我不會刻意為了令BEYOND成為偉大的樂隊﹐而做很多相應偉大的事情﹐一切都是順其自然便可。BEYOND的歷史告訴我﹐很多事情都不用刻意經營﹐當你身處某個階段﹐自然就會選擇適當的步驟去做。

人們也常談到BEYOND的貢獻﹐最大的程度是因為有很多年青人為著BEYOND的緣故組成樂隊。以往BEYOND在言論上的確比較火爆﹐常批評香港樂壇不夠原創﹐但現在總算有所改變。我不敢說這是因為我們﹐但看到某些樂迷在信中說他們組了樂隊﹐自己作曲填詞﹐也算是BEYOND的點點貢獻吧。

至於BEYOND其中成功之處﹐是我們現在擁有屬於自己的錄音室﹐因為這一向是我的夢想﹐而我認為一隊樂隊有自己的錄音室實在是很了不起的事。另外今天BEYOND的名字能夠在海外有人認識﹐有人支持﹐也為我帶來另一分成功感。我希望有朝一日當人們想起夾BAND就會聯想到BEYOND﹐想到樂器又會記起我們四個人。

細數BEYOND的歷史﹐最遺憾莫過於家駒的逝世。另外則是以往對合約問題不甚清楚﹐弄到拖泥帶水﹐為我們增添了不少麻煩。

而作為BEYOND的成員﹐有時真不懂人們結識你的目的。我曾經嘗試過跟某些人交往﹐但到後來才發現那些人只是利用你﹐這的確是痛楚的經驗。然而從中自己總算上了一課人際關係﹐現在結交朋友亦會加倍小心。

在日本發展之初﹐我們的確抱有很大理想。當時我們的看法是﹐既然在香港玩音樂的空間如此缺乏﹐能有機會跑到一個音樂水準這麼高、又擁有那麼多Live House的地方﹐自然很開心。怎料日本公司方面卻希望我們偏向偶像發展﹐而在音樂上與我們的意向有很多齟齬﹐尤其要我們做一些很漂亮的東西等等。當時那種孤立無援的心情﹐既是難受﹐亦令我們對整件事十分失望。

在BEYOND的歲月裡﹐我發現到沒有一間唱片公司是十全十美的。例如當你跟唱片公司的溝通出現問題﹐自然也影響到做出來的音樂品質﹐這些亦是自己遇過比較失望是事情。

BEYOND給我的啟發是﹕你要超越(BEYOND)他人﹐先要超越(BEYOND)自己。你想跟別人有所不同﹐便要以客觀、樂觀和開放的態度檢討自己﹐常提醒自己今天的我有否超越昨天的我﹐這樣才有進步。這也是我做人的宗旨﹐只有不斷超越自己﹐我才可以承受BEYOND這個名字帶來的壓力。所以現在我們仍然要努力練習、積極進修﹐以迎接未來的日子。


成長
葉世榮

小時侯,家境很貧窮,一間細小的房子就住上了五個人,晚上睡覺時還要全家人 擠到唯一的 一張床,生活很清苦。

父親是在工廠裡上班的,入息很微薄;而母親雖然是家庭主婦,但?了生活,她常常會接一 些「手作仔」回家幫補家計。縱然我們的生活水平如斯低劣,但父親畢竟是一個刻苦勤奮的人,他的工作表現在後來終於獲得老闆的賞識,在老闆的支持和鼓勵下,父親便成立了自己的工廠,而我們的生活亦漸漸有了改善。

在那些貧窮的日子堙A家裡又怎會有閒錢給小朋友買玩具?但這也難不到我的父親,因為他有一雙技藝純熟的手。當我們想要新玩具的時候,他便會拿來木版,釘子等材料,為我們製造一些新奇的玩具和遊戲,記憶中就有康樂棋和釘板等。後來我稍為長大了,也學著父親自製一件又一件的玩具,那滿足感和快樂已不單是來自完成了的玩具,還來自製作時的過程,一份做木工的喜悅。

這些對創造的興趣仍然持續,就在哪個原子粒收音機誕生不久,真空管收音機剛被淘汰的年 代(亦即是我的中學階段),我開始對電工和電子技術感到好奇,還常常跑到圖書館借閱有關的書籍並加以研究。我會把街上拾到的電視機和收音機拿回家裡解體,然後藉著書本研究各種零件的名稱和用途。隨著知識的增加,我成功製造了擴音機、無線電咪、甚至「千人震」。猶記得當年我把這個捉弄人的玩意「千人震」拿回學校,瞞騙同學說是「測謊機」,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據說李小龍也是用這個電自己呢?

雖然我對電工甚有研究,但從沒有想過會在這方面發展,只是純粹視之為興趣。到是升上中 五時,因為訓練有素,所以在物理科有了上佳的表現。

我的學校生活比較平淡,除了音樂和電工外,唯一的興趣就是足球。從小學三、四年級開始 ,我已經熱衷於這種運動,差不多每天的小息,午飯時間和放學後,都是踢足球度過的。我的成績從來是中規中矩的一類,不太差也不曾留過級,最尷尬的一次不過是中三時由於科目增多,很吃力才勉強升上中四。我共考過兩年會考,之後讀了一年中六,可惜投考中文大學失敗了,便決定投身社會,開始工作。

人們說聽搖擺音樂的,多是反叛青年,但我絕對不是。我覺得反叛青年這問題跟自身背景有重要的關係,亦取決於生活上有沒有條件造就你去反叛。自問家人從來較愛惜我,而我亦很聽他們的說話,學業又不太差,根本就無需要反叛。再回看一些年輕人,都是因為在家庭、學校、朋友問題上遭遇不幸的事情,才會形成不滿現實的反叛心理。對比起他們,我的確幸運,至少我有個不錯的童年,既有父母照顧,又要看管兩位妹妹,所以自己並沒有學壞,也度過了一個平淡而快樂的少年成長期。


生活
葉世榮

與從前比較 ,我的生活環境是改善了,而我亦樂在其中,到了這個人生階段,能擁有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確實非常重要。

現在我有屬於自己的地方,可以提供空間和時間給我做音樂,閒時又能讓我得到充裕的休息。雖然餘暇的時間並不多,但我都會抽空打理一下家居,務求享有一個更舒適的環境。有了這個家以後,人像是整潔了一點,可能是因為學懂了照顧自己生活的緣故。

以往的日子除了玩音樂,就是相約朋友們喝酒聊天或四處遊逛,很少理會自己的家。大概很多人都會這樣,不喜歡留在家裡,總愛向外發展。記得我的舊居就如狗窩一樣,東西隨處亂放,每天回家也不過是為了有處地方睡覺而已,所以自己對於第一次置家的印象尤其深刻。那就像重新學習生活一般,對於以前所忽視的,都要花上心思去留意,從而學習怎樣將地方佈置的舒適一點,有趣一點。經歷了這個過程以後,人也修心養性了許多了。

大家一定有興趣知道我在BEYOND以前的生活。中六畢業以後,我曾經在一間出入口公司當文員,但做了一段時間,已悶得發慌,熬不下去而放棄了。之後我加入了保險業,負責向客戶推廣商業保險,這無疑比以前的工作有趣。自問是那類不能被工作囚禁在同一地方太久的人,而身為保險從業員最大樂趣,就是每天可以四處奔走,跟不同的人會面、對談。由於我的工作範圍是商業保險,所以多出沒於工廠區,向客戶介紹關於水險、火險等投保。有人會覺得做保險是很丟臉的事,但我卻不以為然,因為我喜歡接觸不同的人。當然在工作的過程中,少不免會給人「糟質」,但我的態度是有禮貌而誠懇的,所以大部分人都會很尊重我,樂意跟我傾談。

事實上我在保險公司過得很愜意,甚至因為得到公司的賞識,而令我有機會修讀理工學院的夜間保險課程。要知道該課程的入學資格殊不簡單,首要條件是要在日間從事保險業,再加上公司的推薦才能入讀。也罷,那些日子我的工作正跟BEYOND有所重疊,隨著課程日益加深,而BEYOND又要全力以赴舉辦音樂會,在下學期不久我便放棄了這個夜間課程,專心BEYOND的演出。另外還有一件事要告訴大家,當年我曾介紹家駒到我的保險公司工作,結果他在那裡度過了一年的光陰。

回想那些既要工作,又要玩音樂的日子,所背負的壓力非輕。由於當時的入息不多,所以只能養活自己;而父親對我終日記掛著音也頗有微言,所以那個階段常會情緒低落。後來BEYOND要選擇成為全職,感覺更加徬徨,很明確玩音樂所賺取的不一定多,而要放棄正職又令自己極其不安,當時真不知道何去何從。然而想深一層,如果要兼顧日間工作,便不可能專心做好音樂,加上自己還年輕,當有翻身的機會,所以深思熟慮下便決定全身投入BEYOND,那大概就是「現代舞台」的年代。

對於曾遇過的種種生活壓力,自己總算可以支撐。每當受到壓迫之時,只要想一想家人,便不會再有任何衝動了,故此我認為好好的保重自己,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報答家人,那才更有價值。


家庭
葉世榮

我的家庭成員包括了父親、母親和兩個妹妹。妹妹們的年齡與我很接近。

兄長擔心妹妹的未來,而父母則擔心我跟音樂的結盟。中學時代他們曾經擔心我會因為沉迷音樂而荒廢學業,幸好我的成績尚算不錯;投身社會以後他們又會擔心我玩BAND喪志,賺不到金錢糊口。到BEYOND成為正職,父親還忘不提點說:「你唔好同無線嘈咁多啦、做人退一步海闊天空。」說來說去,他所擔心的都是兒子的經濟問題。有時我也會跟他解釋,組樂隊是怎樣的一回事。但他的理解卻不是這樣。例如某段時間BEYOND常在電視上出現,他就會認為你竄紅起來了,會賺到豐厚的財富,但當樂隊較少露面時,他便會替你的生活憂心。不過由於現在我的生活比以往安定,又有一間好的唱片公司支持,所以他們看來也較為安心了。

縱使他們為我而擔憂,卻從來不曾阻止過我玩音樂,只要是健康正常的事,他們總會隨我的喜好任我為之,不過我想學駕駛電單車的意願就曾遭到否決,因為在他們眼中,這實在太危險了。

家人在音樂上給予我最大的幫助,就是讓我擁有「二樓後座」。這地方原來是屬於祖母的,當她去世後,父親便成為產業的繼承者,是他讓我們把這塈麉埵釆硍云瑤m習室,使我們有一個小天地專心做音樂。

從小到大父母都沒有施加壓力在我身上,他們對我的期望也跟普通父母一樣,只希望我事業有成,有充裕能力建立自己的家。但從五年前開始,他們已不斷催促我早點成家立室,這樣便心滿意足了。關於這個問題,我知道沒有人可以強逼我,然而自己已三十來歲,委實需要一個舒適的家才能積極地工作,至於生兒育女,自己也有想過,除了是父母的期待外,也是現階段一些切身的問題。


愛情
葉世榮

我現在的愛情生活是快樂的。我的女朋友很愛惜我關心我,照顧周到之餘又很支持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由於我不像一般人的工作有穩定的生活規律,在時間上並未能給予她太多,加上自己又是公眾人物,接觸的人很廣泛,所以偶爾她也會呷醋和不滿,但這些都是玩玩而已,實質上她很有耐性,也了解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她是明白我的。

坦言自己曾有過多次的戀愛經驗,但始終覺得現在的女朋友是最體貼的,對我呵護備至。在 以往認識的女孩子當中,絕對沒有一個能?我帶來這種感覺,那些關係皆帶來謊言,甚至令我懷疑她們心堥鴝雪Q什麼,也有一些因為我是BEYOND成員而看上我的例子,但後來統統都成了不愉快的經驗,而使我增加了戒心。

我認為只要兩人真心相愛,所度過的每一秒鐘自然都是浪漫的,去到那堣]一樣有趣。然而戀愛中除了有歡欣的片段外,也應該包括互相扶持的時刻。自問是緊張大師一名,當工作太辛苦,心身被折騰得好疲倦,或是對錄音不太滿意的時候,我便會情緒低落,幸好現在的女朋友會在我不快樂時鼓勵我,分擔我的憂愁,常令我有「充電」的感覺。雖然工作上她幫不了什麼,但在精神上她卻給予我很大的支持,能夠認識到一個這麼疼惜自己的女孩子,我真的覺得很開心。 我不是那些總把說話埋在心底的人,所以當我感激她的時候,我會親口對她說:「你俾咁多幸福我,點搞呀?」或許這些說話是有點肉麻,但我知道只要我快樂,她也會感到快樂。

就是因為沒有人可以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所以她可以說是我理想的結婚對象。然而現階段還不是時候談婚論嫁。因為我希望自己的事業上了軌道才再作打算。或許大家會感到詫異,BEYOND不是已經上了軌道嗎?有些事你們不知道。我們的Band房兼錄音室「二樓後座」還有許多問題都有待解決,而工作人員多是新聘請的,一切都在起步階段,我想到了一天BEYOND可以順暢的想做甚麼便做甚麼,那才是真正上了軌道。我喜歡小孩子,我會多灌輸點音樂知識給處於成長期的孩子,但若果孩子不喜歡的話,我也不會強逼他去接受,而會發掘他的其他喜好和長處。

人們常誤會BEYOND出道的時候對愛情生活三喊其口,是因為怕引來樂迷的不滿,影響樂隊的發展,這想法真是大錯特錯。我們只是一隊專心玩音樂的樂隊,而不是明星,為何要在公眾面前提及自己的私生活呢?倒不如談多些關於音樂的問題比較實際一點罷。當然早期自己確實想過有關在公眾場合與女友手挽手的問題,就在剛推出「阿拉伯跳舞女郎」這張大碟時,自己開始察覺身為公眾人物的身份,所以跟女朋友走在街上,也會一前一後。 但後來再思考清楚,發覺這樣做實在無聊,擺脫了無形的恐懼後,我便不再介意拖著女朋友四處走,加上當年的記者不像現在般瘋癲,並沒有所謂甚麼「狗仔隊」,根本就不用擔心。如果某些樂迷因為知道我們正在談戀愛而不喜歡BEYOND的話,那樣便是她們的一個損失。我希望那些先從外型喜歡上我們的擁護者,能夠用心地漸漸愛上我們的音樂,這才是我認為最值得高興的事。


家駒
葉世榮

在我眼中,家駒是一個聰明、幽默、善良、主意多多又意見多多的人。他很有領導才能,是天生的領袖,然而卻很貪睡,總要我們花上很大力氣才能把他弄醒。

我與家駒相識於土瓜灣的嘉林琴行。那年我還是一個中六學生,由於Peter Lam去了美國,所以我們的樂隊便告解散,而我亦要再尋覓新的夥伴。為著這個緣故,我在琴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看看有沒有樂隊需要鼓手。透過琴行老闆的介紹,我認識了彈低音結他的李榮潮,而家駒就在當天陪同他出現琴行。

甫接觸他已感到嘩然,他對結他的熱愛程度確令人心悅誠服,除了滔滔不絕說過不停,還不斷捉弄著與我同行的結他手Owen Kwan (關寶璇),教他如何調校結他及分享心得。之後我們又談起自己喜歡的音樂,發覺原來大家的口味很相近,於是一拍即合,開始一起玩音樂。這樂隊無疑是BEYOND的雕型,然而我們卻沒有替樂隊取名字,只知道走在一起玩音樂是一大樂事。

認識家駒以後,我的音樂口味也擴闊了,記得他曾介紹好些音樂品種如New Wave或者屬於古怪前衛領域的Progressive Rock予我欣賞。閒時我們還會相約看齣電影和四處遊玩,那些在紅磡體育館外的空地打排球,以及一起到大嶼山宿營釣魚的日子,現在還歷歷在目。

家駒向來都很有幽默感,跟不太熟絡的人也可以「傾個夠」,而且態度也很親切。與他交往的重要條件是尊重他。如果家駒發現對方不尊重他,態度可以立刻變得好「串」,又或者隨時在言談間幽你一默,教人莞爾。另外他又有滿腔的理論,細想回來,他的言論也很有道理,有值得參考的價值。

初期我們玩奏前衛音樂的時候,已驚嘆於家駒的創意,他往往會創造出美好的樂章,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從沒有接觸過像他般奇妙的。對於BEYOND,家駒當然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他一把滄桑有力的歌聲,正是BEYOND早年的標記。還未正式跟他組樂隊的日子,曾目睹過他拿著結他自彈自唱,當時已經對其歌聲深有感受,甚至比較起自己樂隊的主音歌手尤為優勝。由於那位歌手是一個很霸道的人,所以大家都不喜歡他,於是我便跟家駒說:「你重唱得好過佢、不如你做樂隊o既歌手啦!」

發生在家駒身上的悲劇是一記晴天霹靂,當他接受搶救的時候,自己真是不知所措,只希望一切是夢;可惜家駒最終還是離開了,自己也逼著要接受現實。無疑事件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心痛之餘也感到很殘忍和無奈,而且有一段時間對整個日本之旅感到懊悔。當時常自問,好端端的在香港,雖然不是百分百順意,但至少大家都開開心心,為何要跑到日本呢?但針無兩頭利,BEYOND過日本發展,是因為想有更大空間創作音樂,而我們確實在過程中學到不少東西,並非全交白卷,所以家駒算是為理想而犧牲了。之後的冷靜期,自己想了很多,對於未來,彷彿一片迷惘,究竟我們該做甚麼?究竟BEYOND是否就此解散?那些日子就只是靜靜地去理清問題,幸好一直得到朋友、樂迷和家人的關心,信心才逐漸重拾。

現在BEYOND缺少了家駒,無疑是有所欠缺,所以我們都要比以前多付出一點,變得強一些,才可以補救這個缺口。不過我並不懷疑BEYOND的實力,我會以比較正面的想法用心去幹,現在希望可以多唱多創作些,鍛煉好自己讓家駒不會失望。

雖然家駒的悲劇是一椿傷感的事,但我會常常懷念往昔共聚的愉快日子。在我們的「二樓後座」錄音室裡,我刻意擺放了家駒一張表情滑稽的照片。照片中可以見到我們在某節目活動後台嬉戲,因為我們明知那些場合很沉悶,所以唯有苦中作樂。如今每次在練習的時候,家駒就像以前一樣,以他有趣的表情注視著我們,同時也提醒著我要努力鞭策自己,令BEYOND的精神延續下去。


朋友
葉世榮

給我最的啟發的朋友,首推家駒。我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對於音樂、工作及人事上的問題,他都給予我莫大的啟發,家駒確實是一個出色的人。另一位就是之前提過,中學以來認識的朋友林廣培,正是他讓我接觸搖擺音樂的。

我尊重每一位我認識的朋友,而作為朋友都必應互相尊重。其中一位讓我尊重和佩服的朋友,是我們的監製Jim Lee(李振權)。從小到大他都在外國讀書,基本上他是讀電腦的,但畢業以後卻選擇了組樂隊和從事音樂工作,在Engineering到監製甚至面對全盤監製過程,他 都有卓越的表現。

我的朋友很多都來自音樂圈,好像一眾幫助我們的工作人員也是我的好友。從前他們還是為我們調校樂器的Roadie,但現在他們很多都組了樂隊。當中包括了一位很出色的結他手阿賢(黃仲賢)、還有彈低音結他的細威(梁俊威),看著他們愈彈愈好,高興之餘自己亦十分欣賞他們潛心苦練樂器的精神。

當然BEYOND幾位成員亦是自己的長期的好朋友。大家正是互補不足,各有優點和缺點。有時看見對方某些缺點,便會思考一下這些性格從何而來,從他們身上,我漸漸學習到一些東西,更加了解和感受到人生。

我另一位要好的朋友是William Tang(鄧煒謙),真佩服他對音樂的熱誠。他以往曾經做過保險工作,算是捱過一段時間,但始終也沒有放棄音樂,一直堅持著組樂隊彈結他。William與我很有默契,是可以互訴心事的好朋友。很多時候,他都會以第三者的角度,為我們分析身邊的事,提供很多寶貴的意見,回頭想一想,我們的友誼已逾十五年歷史,他的兒子也不小了,前幾天碰到他們,小朋友還教我超人變身,我忽然覺得自己真的變身成阿叔呢!

我也有過被朋友出賣的經驗。最痛苦的一次大概是借了錢給一位朋友,但他到現在還未償還,其實金額並不多,然而他竟然會給你一張不能兌現的支票,這實在有點兒那個。不過我沒有再追他還錢,因為我已看清此人的真面目,也不會再信任他。但如果他肯主動聯絡我的話,我或許回給予他一個機會,並希望以原諒的態度改變他。現在我思想比以前成熟,只要感覺到某人會出賣我,我便不會再放太多感情在這段關係上。

朋友是很重要的,回想家駒逝世之後,如果沒有朋友在身邊的話,那更加是一段極難熬的日子。幸好當時我得到朋友、家人、女朋友和樂迷的支持,才可以重新站起來,面對以後的人生。


樂壇
葉世榮

我希望BEYOND所獲得的名氣皆來自音樂本身,而不源於盲目的的偶像崇拜。始終自己的願望是要成為一個全面的音樂人,在幕前有表現之外,亦正積極嘗試增加作曲和填詞的工作量。此外也想多點參與幕後工作。若果人們欣賞我所做的這一切,並為樂隊的創作而感動,這樣所帶來的名氣才最讓我感到自豪。當然我亦明白到名氣愈大壓力自然愈大的道理,因為相對來說你要比以前做得更好,才可以對聽眾有所交代,這委實是一無止境的追求。

雖說自己並不喜歡人們對BEYOND盲目崇拜,但這種表面的仰慕在某程度上卻蠻重要的。事實上很多人在最初都不會深究內在層次的意義,而只會停留在表層,但經過若干時間後,他們會漸漸欣賞到樂隊內裡的東西,從而發展到全盤接收。所以我們不會拒絕點點表面工夫,因為這是一種手段去讓人接觸我們的音樂。

若有天BEYOND喪失了所有的樂迷,相信自己會擔當幕後工作。假若唱片沒有銷量,又沒有人再聽我們的歌,但自己仍喜歡音樂的話,從事幕後工作會是唯一的選擇。然而到了如此境地,感覺一定難以接受,相信幕後發展也不會太愜意。但我有信心BEYOND再走下去還會繼續有人欣賞,亦盼望人們永遠會喜歡我們的音樂。

BEYOND能夠維持了這麼久的緣故,大概與我們本身的際遇有著莫大的關係。由簽得一紙的唱片合約開始,我們有四年光景是業餘性質,之前則是自資舉辦音樂會及推出錄音帶,很多東西都是靠自己爭取回來,凡事亦須付出及實踐。經過了這些階段,我們的感情就像兄弟般親切,大家都十分珍惜彼此的友誼。組樂隊最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大家合拍與否;那就像婚姻生活,若果一起不愉快的話,一切也是徒然。經過了這幾年時間,BEYOND各成員皆互相了解,也知道大家的想法和理想,所以我們不單是一隊樂隊,還是幾個十分要好的朋友。有些人只是為了出唱片和賺錢才走到一起,但我們性質不同,所以絕對不是因為利益而分開。外面確是充滿了誘惑,企圖要分化我們,幸好我們從來是團結一致,所以才能把身邊的誘惑一一踢開。

至於BEYOND另一個站得住腳的原因,或許是他人沒有我們的想法,然而想出了跟我們接近的東西,也沒有付諸於行動。至於聽眾們則欣賞BEYOND敢言敢怒的率直性格,雖然現在我們的火氣收斂了不少,但以往的確曾經憤怒過,有膽色批評和責罵身邊不平的現象,得到很多有同樣想法的人所認同。當然我們激烈的言論亦被不少人指為嘩眾取寵,藉著責難別人宣傳自己等,但我卻認為我們所說的都甚有道理,也是我們的心底話。

關於我們以往的言論,多跟當時的本地樂壇有關。到了今天,樂壇無疑是改善了,至少創作歌的比例增加了許多,而歌詞及音樂風格方面亦進步了不少,有一種屬於香港自己的聲音(Canto-pop)。我很欣賞現在流行歌的歌詞,水準相當不俗,然而音樂方面卻沒有多大突破。另外最欠缺的還是搖擺Band Sound,其實外國有不少個人歌手的音樂風格也很樂隊化的,但在香港就只有王菲給我有Band Sound的感覺,而其他歌手還是一般流行曲格局 。說到底唱片公司的支持很重要,沒有了他們的支持,根本就很難讓更多樂隊冒出來。我認為一個健康的樂壇應該百花齊放,偶像派,實力派和樂隊同時可以並存。我說的樂隊並不一定是重金屬「Fing下Fing下」的一類,樂隊的音樂可以是創意無限和多變化的,只是香港的音樂市場太小,還容不下更多新鮮的音樂類型。

知道有很多新樂隊因為受到了BEYOND的影響而玩音樂,心中也感到快樂和安慰,評語是沒有了,我只會說,切勿放棄自己的理想。無論表現出色與否,也絕不應放棄,要知道幾個對音樂有興趣的人能夠走在一起,已是難得的事,只要能堅持下去,捱過一段時間以後,你將會得到很大的收穫。雖然每一個人有自己的故事,也各自有其難念的經,但在可能的情況下,由衷之言,請不要放棄。


未來
葉世榮

先來談談BEYOND。比較起從前,現在製作音樂的過程無疑舒服了許多,最主要是因為樂隊有了自己的錄音室。我希望將來在工作上會更有效率,能夠推出多些唱片,最好一年可以出版兩張。另外我們會考慮做一些主流以外的東西,如出版純音樂唱片或個人專輯。雖然現階段仍未能開始實行,但這亦算是一個構想。

幕後方面,我們已嘗試為他人擔任監製。到了這個時候,我也不會再那麼「死硬」,而會以一個開放的態度面對音樂。待錄音室上了軌道以後,更希望能夠幫一些新人製作及出版唱片,無論是樂隊、創作人或是歌手,要是有誠意和具潛質的,我們都會盡心盡力發掘。其實這些都是BEYOND的音樂理想,如果可以為一些有潛質的新人提供多些空間和機會發表自己的音樂和製作,這對香港樂壇亦算是一股新的衝擊。

或許有些人會質疑很多新樂隊初組成的出發點是否因為崇尚潮流,又或是認為加入樂隊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這實不足為奇。記得自己年青亦因為覺得組樂隊是一件追上潮流,很與眾不同的事而開始的,所以我會視此想法為一個動機。若是很多人有型有款可以結識女孩子而組樂隊,也不算罪過,這總比呆坐著什麼也不做好得多。若果在過程中漸漸培養出對音樂的忠貞,當然是好事,要不然也算組過樂隊,對個人,對音樂知識皆增添了認知。 我不相信所有人初組樂隊便滿有誠意,試問那裡會有如此醒目,聰明和偉大的人?所以動機只是引子,大家不應該太過苛刻。

話題扯遠了,還是說關於未來的展望。 我希望四十歲以後,能夠騰出多點時間做一些自己喜愛的東西。我會憧憬退休後的生活,但並不是人們所想的種花,釣魚,移民等,那些我會稱之為養老生活。我對退休所下的定義是:生活不成問題,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之餘,又不用賣帳及被人牽著鼻子走;工作隨意而為,厭倦了便跟家人遊歷異鄉。除了音樂以外,我會開始研究其他東西,還有大量的閱讀書本,籍以了解多點事物。

這雖然是四十歲以後嚮往的生活,但似乎頗難實現。始終公司尚在運作,一定要悉心打理,不能鬆懈,待公司上了軌道後,我的退休大計亦不遠矣。

人們常問關於BEYOND解散的問題。若果樂隊那麼快便解散,一定不是一隊好樂隊。就算到了四、五十歲,我們仍然會繼續出唱片,這從來不是問題。要是各成員有自己關心的計劃也不打緊,反正我們極有可能在未來的日子發揮更多屬於各人自己的音樂空間,重要的只是時間分配以及出碟密度的安排。



 
警告: 以上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00-2003 Beyond Mus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