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以下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心內心外

 「在未來的日子裡,不斷進取,不斷學習,做一個能幹的人,可以向多方面發展,達到自己想到達的新境界。」  
黃家強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獨自留於屋企玩車仔,又無著拖鞋,突然覺得肚餓,拉開雪櫃,怎知踫到地上風扇的拖電,一不留神被電暈了,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幸而哥哥家駒回來,瞧見我身體不動,心知不妙,立即救我,鄰居替我做人工呼吸,心臟險些停止活動哩。

  同年,有一次返學上課,某同學在紙仔上,寫了幾句粗口,傳到我的手裡,踫巧,無意被阿Sir發現,他打開紙仔,向我質詢。為了義氣問題,堅持不向阿Sir指正「罪人」,阿Sir還一邊板起臉孔怒目而視,一邊捉著我的小手,大力拍到檯上,痛得差點兒紅腫,結果,我仍然守口如瓶,從無後悔。


  六年前,初初懂得聽歌,常聽些歐西流行音樂,於是,有一位朋友,問我有否興趣夾Band?我抱著不妨一試的心理,擔任主音部份。當時,我們的樂隊並沒有隊名,又只有鼓、結他及主音三人,所以,不算是一隊完整,有系統的Band。

  夾了一段日子,有朋友欲轉賣一支Bass給我,我以四百元的價錢,換回這支不知道已第幾手的Bass。儘管結他面頗殘舊,但我很疼它,每日練習兩小時以上,彈到手指起水泡,也不罷休。

  彈Bass實非別人想像中的易事,要經過苦練不懈,才能掌握到竅門,且所虛耗的指力很大,不習慣便會疲乏不堪。

  一九八三年,在哥哥的鼓勵下,加入Beyond,成為一份子。

  當年,因為負責彈Bass的朋友離開,我便取替他的位置,而自己從前跟梁翹柏所夾的樂隊,亦宣告解散,正式投入Beyond行列。

  早期聽歐西音樂時,多數會留意一首曲的Bass部份,現在反而全部arrangement都額外留意。外國的Geddy Lee及Jeff Belin,曾是我一度追隨的樂手,接觸他們的音樂,就是我最大的樂趣。

  加入Beyond後,儘管不免隊員間常產生磨擦,但大家對音樂存著共同熱誠,我知自己所選擇的路是對的。

  如今,因為自己的時間不定,故此,只要稍有空閑,必定抱起Bass練習。本來,我擁有三支Bass,不過,最近割愛賣了一支,剩下兩支仍然伴我。

  記得學Bass前,我曾想過synthesizer,至於木結他,則青蜓點水般,了解不深。近來,突有興致吹奏Sex-phone,或者學琴,不知道幾時可以真正付諸行動哩。


  最近有幾件事情都令我好想寫一寫,今次就寫我找尋新居時一連串所發作的事。

  可能因為自己比較任性的關係,對每樣事、物都很想去嘗試一下,正如我要獨立一樣,雖然在家中我是排行最小,但我並未養成依賴別人的習慣,何況現在投身的職業,時間不定,有時在錄音室工作直至凌晨三、四點才回家,對自己對家人都做成很多不便之處。自問不是出身於富裕家庭,家裡地方淺窄,所以找尋新居的念頭便由此而起。還有很多瑣碎的問題,在這裡也不能盡錄。

  就這樣找新居這幾個字便常掛在我口邊,也因為我講得多了,竟無意之間被我知道一位朋友(J),也有共同需要,我亦有問過他他為甚麼要搬出來住,他給我的答案是與家人關係不好,當時自己也有少許同感,想一想,總覺得新一代年青人對家庭觀念已經看得很淡(可能我的想法是錯,或許有些人正在共聚天倫呢),就算回到家裡也懶得去和父母傾談半句,問心我自己也有這行為,這並不是表示我不孝順、不尊敬父母,而是當你一日工作後回家,已經非常疲倦,想沖個涼,然後立即倒頭便睡,又何來傾談的精神呢?可能代溝也是造成問題的原因,不提也罷。

  於是,一有空便與J相討搬屋事宜,看報紙啦、找地產公司啦,就在我們搞得如火如荼的時候,竟又有一位朋友要加入我們的行列,他一向獨居已有好幾年的時間,最近發覺可能有被逼遷的危機,所以他便與我們商量,為了他的原因,我們只好把事前一切重新整埋,由兩人住的房子變為找三人住的,所以進度便被拖慢了,又碰巧我的工作開始忙碌,便暫時放下不理,好讓工作清閒些再算。

  時間大概相距一個星期,當我再次相約J,傾談找屋的事時,他在電話裡說,他已經和另一位朋友找到屋子了,當時我立刻有一種被遺棄的感覺,我惟有裝作若無其事的問他搬到那裡?─ 西貢,一個對我來說頗遠的地方,又問及被逼遷的朋友怎樣,他說:「也沒見到他很久了。」

  那地方真的很不錯,有七百呎,兩房,是那種兩層高西班牙式的建築,他們租了地台那層,一出那落地玻璃窗,便看到整個海灘,真的很有詩意。他問我有沒有興趣搬去和他們一起住,但我用了一個簡單的理由推掉了。我說:「太遠了,很不方便。」(更何況只得兩間房)他還敷衍地游說我,我心在想,如果是有意和我一起的話,又何必......,其實我自己又何必那麼執著朋友之間的對話呢,朋友始終是朋友嘛!


  無數的愛情故事,可能發生自某年某月的偶遇。一個交換的眼神、一個頷首的淺笑、一句真誠的問候、一趟主動的攀談,教人此生難忘。

  家強的初戀,起源於中三時的學期考試,他和她同校不同班。儘管過程並非驚天地、泣鬼神;然而,這位女同學一直令他失魂落魄。

  那陣子,校內有上下班分野,因為學期尾考試,兩人被編在相同時間、相同課室考試,之前,他們完全不留意對方的存在。

  或許是心有靈犀,兩人趁Lunch Time 的空檔,跑到校園附近一間餐廳買飯盒。

  家強捧著熱騰騰的飯盒,驀地轉身,正欲離開之際,無意被清秀的她,深深吸引。目光停駐在她的臉龐,戀棧不捨......

  也有點心神恍惚。

  他甚至未知道大家是校友,直至女同學步入校園的電梯內,他定神望著她按著第七層的按鈕,他愕了,竟是如此這般巧合,他倆雙雙步出電梯,走向同一個課室,他不敢高聲呼叫,他怕驚動其他同學。

  各自入座編妥的座位,家強跟她只是咫尺之隔。他遙遙偷瞄她的一舉一動,結果,他喫不下飯。

  他想出最直接的辦法:請求認識她的同窗介紹。

  從此,他亦步亦趨,展開追求攻勢。可是,他不太明瞭,為甚麼她若即若離,態度冷漠,言談間總愛收藏心話,處處保持距離?

  是否人說的少女矜持?

  只要他再念起,她擁有長髮及肩、眉清目秀的魅力他知道,他不願失去她,她又重燃信心。

  數日來的考試,竟發生了一段小風波。

  坐於他後面的某男同學,告訴他女同學喜歡的對象不是他,令家強心死。

  此未經證實的「真相」,令他黯然。

  他仍抱著一絲希望,趁適當時機向她求證。

  答案原來是一個騙局。男同學妒忌他追求她,揭開一段三角戀情。女同學親口否認這不確的消息,她從沒向那位男同學說過喜歡。家強如釋重負。

  學期完畢,他倆一起把臂同遊。他很易滿足,只需見面,再無欲無求了。

  他跟她拍拖一年。期間,他的佔有慾很強,也妒忌她和其他男同學玩得投契,況且,他坦言,他最失敗不懂得說些動聽的話令她歡喜。漸漸地,彼此發現性格不合,難於繼續維持下去。

  的確,因了解而分手。

  今後,家強共拍過三、四次拖,每趟無疾而終,他都會躲在一角哭一趟。

  愛情實難失而復得。

  此情不再!


   
Back

 
警告: 以上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00-2004 Beyond Musi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