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以下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心內心外

「自由是我的願望。如果旁人不干涉我幹任何事,多好!還有,祈求身壯體健,無病無痛,龍精虎猛地活下去。」  
黃家駒

  讀幼稚園時,因為「天不怕、地不怕」的緣故,時常聯群結黨,與小朋友玩跳樓梯,起初從兩級樓梯跳下,之後四、五、六、七 ......級樓梯,好不刺激,有一趟被小石撞崩額頭,入醫院縫了多針。

  住在蘇屋村的日子裡,每逢放學後,便拋下書包跑上山玩耍。那陣子有很多娛樂,如放紙鳶、捉草蜢、撩猴子為樂,甚至玩兵捉賊、跳飛機、十字戒豆腐等等,天天新款。然而,最愛採摘山上的果實,不管是甚麼東西,全部塞進口裡,根本也不知道會否有毒哩。

  儘管童年已有強烈的英雄主義,可是,並沒有撩是鬥非,到處欺善怕惡。記得有一趟,跟打乒乓波的男同學產生齟齬,在旁的女生們不斷鼓勵我們武鬥,對方真的先發制人,迅速動手起來,而我覺得為女孩子、為逞英雄而打架,實在毫無意義,於是,始終堅持不還手,何必好勇鬥狠?我是對事不對人的。


  玩音樂一定要有「根」。十二歲那年,一位摯友的說話,啟發了我......

  記得迷上音樂之始,並非突如其來的。

  十二、三歲的時候,某天一位青梅竹馬的摯友,驟然問我一個措手不及的問題:「你究竟喜愛甚麼?」當時,毫不考慮便回覆他:「各類運動,例如游水囉。」他又問:「聽歌呢?」我搔著頭:「歌?好像沒有任何感覺。」真的,之前對歌是冷感的。

  這位摯友跟朋友夾Band,他對音樂早達狂熱程度。況且,那陣子,家姐常出席Party,轉瞬間,身旁的人漸漸感染我,我也潛移默化起來。

  於是,我開始留意音樂潮流。

  第一次瞧見心儀的偶像歌手,是在電視機的節目內。他一身標奇立異的打扮,演唱著七十年代迷幻音樂,剎時,神緒被他的魅力懾著,他就是David Bowie。

  David Bowie的「1984」及「Diamond Dog」,震撼人心。心想:他必定不是這地球的人。自此,我強烈地追隨他,搜購他的唱片和海報。每逢發現一張珍貴的海報,真仿似如獲至寶般興奮哩。

  無疑,David Bowie磁性的聲音,的確瘋魔了當年成千上萬的歌迷。我承認絕對屬於對追隨潮流的份子,當時正值的士高音樂的興盛期,提著一座小小的卡式機,常站近電視機的喇叭旁,把偶像的新曲或音樂會錄下,甚至掏腰包買他做封面的雜誌,熟讀他跟甚麼樂手/音樂人合作。於我而言,他的背音比教科書的內容更瞭如指掌。

  David Bowie式前衛搖擺影響到我日後的音樂意向。

  十七歲,因一時之氣,捧起結他苦練,自學至今......

  為甚麼我會玩起音樂來?

  追溯至十七歲,常年流行玩民歌,學校的同窗常借彈結他恣]乙水)女孩子,我覺得很無聊,完全失去意義。由於自己不喜歡民歌,又不明白甚麼叫Country、Jazz,R&B等,曾有一段日子非常迷惘。

  直到某天,鄰居舉家搬遷,獨留下一支蒙上灰塵的木結他。我檢拾回家,夾Band的摯友叫我洗乾淨,終於,我用十樽天拿水淘洗結他面,誰知,結他面的「力架」卻被天拿水腐蝕,就如被人毀容一樣,我只好盡力擦掉結他面上的「力架」,再滿心歡喜送給摯友。

  怎料,摯友竟嫌面目全非,不肯收貨。我實在不捨得就此棄於一角,惟有快心嘗試彈結他。坦白說,我喜歡吹奏Sex-phone多於玩結他,但擁有一支Sex-phone並不容易,便立志買參考書自學一番。

  彈結他的目的是自娛多於要達到水準。

  然而,當我還是初哥之際,便加入了一隊業餘Band,柴娃娃負責Rhythm Guitar的位置。對於音樂,我仍只限於懂得分野「好聽」和「不好聽」,其他則一竅不通。

  也許自尊心作崇。有一趟,隊中Lead Guitar手大罵我一頓,說我技術太差,永無法成就大業。回家後,我很氣忿,好勝的心理迫使我奮發圖強,從未如此用心去苦練,我對自己許下諾言,未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要彈得比他出色!


  己經記不清楚是甚麼時候,曾經拿起筆通宵地了一封信,想著明天還可能捱爸爸鬧,沒精神工作,在暑假裡,我想大部份學生也曾經做暑期工來賺錢,所以,我也不例外,正好不願意之下,也要願意的情形裡,在爸爸工場工作,薪金,有幾多,忘記了,應該不合理,但沒關係,因為他是我爸爸!

  寫了整整四、五張紙,才能寫完,之後自己留心地看了好幾次,不其然,自己對自己說,黃家駒你在做甚麼,一個跟你沒有特別關係,而她還是自己朋友的女友,跟他說這麼多她不懂得的人物,還有自己很難令她了解的生活近況,我這麼說因為她已離開香港好幾年了,很多個為何,湧現眼前,想著想著,明白了,因為她是我朋友,亦都是我唯一可以說話的對象,但是信是寫好了,不過沒有寄出,因為感到沒有這需要,情緒的低落,在信中一一宣洩,多舒服,之後開始明白寫日記的部份作用,感到自己在思維上有些改進,總想四處去找或認識一些人,跟他們說自己真想說的話,跟他們做朋友,我想這就是人們稱之為知己吧,知己,初相識時好像每個都是,我們做的都是大家喜歡做,我們有自己一群的一套話語,很高與我己找到知己了,知己為何難求,我的知己還有那麼多呢!

  我們常常說,怎樣生活才夠快樂,我們很多都在互相幫助,互望對方便知應該去那裡玩,多快樂的日子,慢慢地,不知怎麼的一天,我們一樣互望對方,我忽然間不能明白他們所指的及要求,好像下意識還有些厭倦和逃避,不是不明白,其實,心裡想又是這樣的無聊,真的厭倦,就這樣的知己又......被我的態度驅使已離去。

  離離合合,多麼容易。


  「直至現時為止,我還不敢斬釘截鐵的說,誰是我最疼愛的人。有陣子,跟一位女孩子相處,責任往往重於感情,所以,我仍不斷在覓尋......也許,他朝被我找到心儀的對象,然而,她又可能不像我愛她那麼多,與其如此,我寧願『她』永不要出現。」

  家駒第一個喜歡的女孩子,於九歲時結識。

  那只不過是純白如紙的Puppy Love......

  小女孩是上海妹,樣子不算甜美,她的身段高佻,留有爽朗的短髮,予人自然,清新的感覺。當年,小女孩就與家駒為鄰,因為女方家人管教甚嚴,每天,家駒只好蹲在門前跟她閑談,儘管如此,他已經感到滿足了。

  家駒為表達蘊藏內心的愛慕,把親自造的模型車,轉送給她;而她也用心剪裁一些勞作手工,互相交換。

  也們並沒有展開約會,休提更進一步的接觸吧。

  倘若無風無浪,或者他們會成為青梅竹馬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家駒捺不著心底的好奇,遂請求另一位相熟的女孩子,代為向他心目中的小公主,打探情意。

  此位女孩子的回覆是:「她說不喜歡你,卻對隔壁的男孩情有獨鍾。」

  家駒恍如晴天霹靂。心痛有誰知?

  幼年的他,性格有點自卑,隔壁的男孩早與他水火不相容,這場戰爭他敗北,他黯然身退。

  打從他暗託摯友探口訊後,本來好好的純真之情,驟然停滯不前。

  小女孩慢慢對他冷淡、漠不關心。

  甚至乎,她將舉家遷往他方......

  家駒並沒有哭,他仍懷念在冷巷玩耍的日子──甜蜜但短暫。

  數年後,家駒偶爾發現真相大白!原來,當年替他傳情達意的摯友,因為偷偷地暗戀他,撒了大謊話。小女孩其實很喜歡家駒,只不過錯託紅娘,小小的妒忌心,令一番話從中歪曲,「喜歡」也變成「不喜歡」了。

  家駒感到不忿,但,不忿又如何?難道歷史可以重演?

  他深信緣份。

  此段100%純潔的戀情,將永遠埋於回憶的角落,不被塵俗沾污......

  假使,有一天,你問家駒,現在找到最愛的人嗎?他或許答不上;假使,他再問他,第一個鍾情的女孩子是誰?他一定答,九歲那年,一段純白如紙的Puppy Love,與鄰居的她......


   
Back

 
警告: 以上內容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00-2004 Beyond Music All rights reserved.